把可持续发展当成本是大错特错

在2020年第一季度史无前例的股市下跌中,重视环境、社会与治理(ESG)企业的股票跌幅远小于大盘。一些投资者会筛除ESG表现不佳的公司,认为导致ESG得分低的因素会影响财务表现。可持续发展的投资带来的远不仅是股价下行时的保护,专注于ESG投资组合更能够在各类市场条件下实现业绩,并在新冠疫情危机期间和经济复苏期间给投资者带来诸多益处。

微软创始人、慈善家比尔•盖茨也在关注这一课题。他刚出版了新书《如何避免一场气候灾难》(How to Avoid a Climate Disaster),在书中他以令人信服的方式论证了为什么截至2050年,全球应该实现碳的“零排放”。在与《哈佛商业评论》主编殷阿笛的对话中,他将这一举动称为“这将是人类做过的最了不起的事。”

很明显,未来企业将会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必须改善ESG表现。许多企业领导者目前的问题是,不知该如何下手。他们不知道具体应该关注哪些地方,也不知道该如何宣传企业在ESG方面的工作。作为全球领先的科技巨头与专业服务公司,微软、埃森哲和埃维诺致力于携手帮助企业实现低碳经营、可持续发展,将在本期Envision在线论坛探索影响世界的五大宏观力量,包括健康、气候变化、就业、技术和全球 GDP 等领域,以及新冠疫情后的关键数字趋势。

Envision是微软与埃森哲和埃维诺联合打造的全球商业领袖论坛活动,旨在通过分享全球商业趋势、先进科技与数字化转型最佳实践,探讨数字化未来与可持续发展之路,以及新常态下未来技术发展趋势与企业运营模式。参会演讲嘉宾均是来自不同领域的优秀领导者、管理者以及媒体主编,他们齐聚一堂分享了各自不同的洞见,同时针对企业下一步该做什么,给出了指导意见。

《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借此机会特地采访微软大中华区首席转型官赵质忠,埃森哲战略与咨询董事总经理、大中华区可持续业务主管陈城,埃维诺大中华区总经理林红,探讨可持续发展的责任与价值。以下是采访摘要。

设定流程和目标

HBR中文版:很多企业一说到可持续发展,就会将它看成一种成本,你认为对可持续发展的真正理解是什么?

赵质忠:许多企业在过去已将可持续发展定位为企业社会责任整体努力中的一部分。然而,由于各种极端天气状况及福岛这样的黑天鹅事件,这种趋势几年前开始变成了一种必要之举。新冠疫情进一步证明了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诸如贝莱德(Blackrock)等许多机构投资者也开始要求在他们的潜在投资目标中看到有可持续发展战略。通过可持续发展努力,企业可以更加有效地利用其资源,发现循环经济等全新的商机,以及更有效的跨地域和时区合作模式。

陈城:可持续发展是一个渐进过程。当前,企业应将其上升到战略层面,从全局出发制定企业战略,建立一个完整的基准线—改进—衡量效果的循环路径。当企业把所有利益相关方纳入考量范围后,关注点就不再仅限于短期利润,还会包括长远的社会影响与可持续性。从长期来看,将减少碳排与可持续发展的理念战略性地纳入企业运营管理决策之中,不仅能够降低企业的能源消耗和碳排放,还能够提高企业的资源利用效率,降低成本支出,获取更高的经济效益,并最终实现双赢局面和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林红:践行可持续发展已然不再是一个负担,对企业发展而言,它是一个“加分项”。可持续发展的议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入到各个企业、各个部门,甚至是越来越嵌入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对于企业而言,可持续发展意味着采取恰当的战略和行动,满足企业和利益相关者的需要,同时也能很好的维护自然资源,创造长期的价值,永续发展。

HBR中文版:如何让可持续项目投资流程更具说服力?

赵质忠:与所有项目类似,可持续发展项目首先需要通过适当的影响力和回报来实现商业意义。如果社会效益优先于商业影响力,这种模式不会具有可持续性。由于可持续发展存在诸多方面的情形,所以领导团队需要明确指出每个单独企业的重点之所在以及相关的时间表。比如,微软将重点放在碳、废弃物、水和生态系统上,这几大支柱中的每一种都有明确的单独目标和时间表。

陈城:无论是什么类型的项目投资,决策流程中最重要的因素都是对投资回报的测算。对于可持续项目,最重要的是建立多维度、完整的测算评估,增强投资的说服力。比如评价指标中,应该考虑更长期的影响,而不仅仅是短期的效益;应该考虑各类利益相关者的利益,而不仅仅是股东的收益;应该纳入企业竞争力、品牌美誉度、员工幸福度等定性指标,而不仅仅是财务数字上的定量指标。当然,可持续发展项目在任何一个企业,都是需要跨部门协同的“CEO工程”。如果能做到对可持续发展目标的统一认识、上下同欲,项目投资的决策就会更顺畅。

HBR中文版:选择可持续发展项目的理由是什么?

赵质忠:对于每一家企业而言,都有三个主要的利益相关者:客户、投资者和政府。越来越多的客户开始要求更可持续的产品和服务,有些甚至愿意为绿色认证产品支付溢价。许多机构投资者现在要求他们的投资目标制定有可持续发展战略。这并非出于企业社会责任的缘故;这是因为一个好的企业战略就是要确保企业能够应对极端天气、疫情等风险。因此,可持续发展现在是必要之举,而且我们都需要为此做好准备。

陈城:在可持续发展被广泛讨论的今天,企业选择可持续发展项目,早已不是锦上添花式的形象工程,而是对社会责任的必要担当,对自身竞争力的整体塑造。对于某些行业来说,随着准入门槛的逐步完善,可持续发展项目的推进,甚至关乎着企业的生死存亡。中国作为履行可持续发展担当的大国,未来可持续发展既是一种趋势,也是一种机遇。埃森哲看到,中国的企业开始越发重视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商业意义。有的企业在快速发展的可持续发展相关产业中寻找商业良机;有的企业则着力培育自身的可持续发展优势,在全球产业链中实现弯道超车。

林红:过去,业务主管和股东的对话很少有机会是讨论可持续发展议程。而现在,企业当务之急是将可持续发展作为其经营理念和企业文化的核心价值观,在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层面承担更重要的角色。可持续发展对企业、社会,以及个人的未来都是有益的。未来企业面临的竞争将不仅是如何扩大企业规模、更快速的推出新产品。企业的人文理念、员工认同感、对社会和环境可持续发展的影响等诸多方面,都会成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制定优先级举措

HBR中文版:你所在企业有哪些能力有助于解决可持续发展和环保方面的问题?

赵质忠:除了在制定明确的目标和抱负方面树立榜样之外,身为客户的微软还在与我们的供应链共同努力,确保能够实现减排目标。作为一家让每位个体和机构能够实现更大成就的企业,我们已在大中华区设立了“可持续发展卓越中心”(Sustainability Center of Excellence),以便与我们得力的合作伙伴和客户利用机器学习来合力应对能源管理、碳数据整合与自动化、流程改进以及更精确的资源规划等各种关键局面。这件事具有可能性,因为我们拥有庞大的合作伙伴生态系统,从首英里物联网传感器、后端人工智能与计算能力,到战略规划等等;这让我们可以提供端到端的参与,以便与我们的客户进行合作,共同制定具体的可持续发展战略。

陈城:埃森哲认为企业可持续发展和低碳化发展的手段主要有三个:能耗管理和能源替代;数字化和绿色IT;低碳化的产品线和供应链。埃森哲希望通过将可持续发展的理念与方法有机整合到企业的战略思维、运营方案,以及技术手段中,从而帮助客户获得新的竞争优势。在帮助企业和政府探索、设计和实施可持续性战略的过程中,埃森哲不仅帮助客户解决了其目前最紧迫的业务需求、提升其业务绩效,瞄准了可持续发展项目中所蕴藏的巨大商机,与此同时,埃森哲自身可持续发展的理念也得到了传递,逐步打造起中国企业可持续发展咨询服务和解决方案的生态圈。埃森哲还与联合国、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世界经济论坛,以及其他众多可持续发展领域的重要组织建立持续联系。

林红:对于如何解决可持续发展和环保方面的举措没有标准统一的模板,不同的企业可以制定适合自身情况的优先级举措。但是万变不离其宗,企业需要制定基于可持续发展为前提的业务层面的战略目标,同时需要有能力去衡量企业可持续发展的量化指标,通过数字创新的解决方案,结合合作伙伴生态圈的力量,为可持续发展提供新的动能。在埃维诺,我们基于数据现代化和人工智能技术的解决方案可以帮助企业进行预防性维护服务,在实际发生故障前消除隐患。我们的“云之旅”加速器可通过监视和跟踪企业的技术资产对环境的影响来帮助减少碳排放。我们的弹性供应链解决方案可以帮助企业实现低碳化的产品线和供应链。

跟踪进度和回报

HBR中文版:公司是否对现有可持续性投资的回报进行了充分的跟踪,或者对未来可持续性投资的回报进行过仔细评估?为什么?

赵质忠:对于我们的可持续发展挑战,并非所有的解决方案如今都唾手可得,那些可以利用的方案通常处于早期阶段、代价过高或者目前不成规模。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大笔资金开始流入气候和可持续发展市场,以帮助解决这些问题,可是在应该指导这些投资的框架方面尚未达成共识。这让解决方案市场四分五裂,使人难以了解投资缺口,让投资者无法对投资的经济回报和环境回报进行量化。

陈城:我们的环境督导小组成员为埃森哲各部门的领导者,小组确定了提供相关碳排放披露指南的流程,提出了埃森哲2020年环境目标,包括根据科学依据制定的减排目标和可再生能源使用目标。从2020年开始,埃森哲全球管理委员会启动了一个大型项目,旨在推进埃森哲的环保目标并评估新的治理模式。

我们在《企业公民报告》中发布了一套新的重要性指标体系,并在《全球报告倡议》(GRI)内容索引中再次进行了说明,从两个维度出发,展示了环境、社会与治理主题作为埃森哲的最优先事项,对我们利益相关方和自身业务的重要意义。通过创建该矩阵,我们可以用简短的一页纸篇幅来列出相关考量,并以此作为一致性框架,阐明我们的优先事项,进而就前进路径与利益相关方开展互动。

应对ESG未来挑战

HBR中文版:埃森哲为什么会特别设立首席企业责任官一职?职责主要涉及哪些?

陈城:作为一家全球领先的专业服务公司,埃森哲历来将践行社会责任和可持续发展理念运用于客户服务和企业管理实践之中。我们在帮助广大客户实现可持续增长的同时,也在企业内部切实提高业务运营效率,培养员工的创新精神,提出新的可持续发展方案。埃森哲在降低自身环境影响方面一直在不断努力。公司已签署了联合国全球契约“企业雄心助力1.5℃限温目标”承诺,根据科学依据设立减排目标并加以持续落实。同时,埃森哲着力推进RE100全球倡议,到2023年实现用电全部来自可再生能源发电。

埃森哲充分认识到,在当前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进入最后10年的“提速”阶段,企业应当发挥引领作用,推动这一目标的实现。秉持这一信念,埃森哲于2020年宣布对可持续发展事业作出新的承诺,将在未来五年实现碳中和,并特别设立首席企业责任官一职,着力在所有客户服务和管理运营活动中全方位贯彻负责任的商业实践模式。

埃森哲任命彭莱先生(Peter Lacy)担任新设立的首席企业责任官,并兼任公司全球可持续业务主管。依托数十年的行业经验,为企业及公共机构的高层决策者提供真知灼见,纵贯战略制定、数字化转型、创新及可持续增长等诸多领域。彭莱本人是著名可持续发展专家,亦是对循环经济进行量化分析的先行者之一,在其两部著述《变废为宝》(Waste to Wealth)和《循环经济手册》(The Circular Economy Handbook)中对此作了深入剖析。

HBR中文版:在全球疫情肆虐、经济随之下行的时期,环境、社会与治理(ESG)对于投资者而言是否依然重要?为什么?

赵质忠:这甚至变得更加重要,因为ESG和可持续发展为所有企业提供了现实的风险管理策略,以确保他们能够在危机期间运作。比如,具有健全的远程工作基础设施及流程的企业在此次疫情期间运行状况最佳,这进一步增大了ESG的必要性。

陈城:埃森哲的研究表明,在ESG领域表现优异的企业,其营业利润率比同期ESG表现较差的企业高出4.7倍、股东回报率高出同行2.3倍。将ESG纳入其业务管理和战略决策的公司通常能够更好地进行管理,并更能抵御外部冲击和波动,更加具有韧性。企业必须实现向可持续、负责任的全面业务转型,因为企业发展和可持续社会有着不可分割的内在联系。过去,企业会在增长和可持续发展之间徘徊抉择,如今这已不再是“二选一”,可持续业务能够确保企业在创造更多利润的同时获得社会成功。

HBR中文版:你所在企业如何根据中国市场、社会的实际情况,制定符合中国国情的可持续发展战略?

林红:埃维诺在中国市场深耕多年,历来将可持续发展理念运用于本土客户服务和企业管理实践之中。作为一家专业服务公司,埃维诺通过不断探索新的科学技术和业务流程,致力于将业务增长与排放增长脱钩。实现可持续发展将需要创新,合作和坚定的承诺。随着中国继续推动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雄心,埃维诺将一如既往的携手微软和埃森哲一同推动各行各业转向低碳能源;降低IT、云计算、软件等领域的碳足迹;设计和构建低碳化的弹性供应链;推广可持续发展的解决方案,帮助广大客户实现可持续增长,开创合作共赢的未来。

Envision 第二期在线论坛

如今多数企业已致力于提升其环境、社会和治理业绩。这些可持续发展的努力日益成为了桌上的筹码。比尔•盖茨也在访谈中表示,我们真正需要的是大量的科学。我们需要增加研发预算,吸引大学和实验室的人才。我们需要重新为这一切融资。风投圈目前在绿色能源领域的投资体验很差。解决问题所需的产品具有超长期本质,我们需要采用适合这种产品的高风险投资。这也是Envision在线论坛第二期主要探讨的主题。第二期将于3月12日以直播形式上线。直播将基于当今环境和数字化发展趋势,分享借助数字技术应对危机、保护环境、提升员工潜能、加速企业创新和实现永续发展的最佳实践和路径。

本文所有权归商知道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商知道 » 把可持续发展当成本是大错特错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