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售巨头苏宁股价跌跌不休 复苏之路挑战重重

近日,苏宁易购股价再度创下六年新低,最低跌至6.46元人民币(下同),公司第二大股东阿里巴巴入股近5年,账面浮亏约150亿元,投资浮亏比例超过五成。

过去的一年,被中国网友戏称为“牛头熊身”的A股市场,既有茅台这样屡创新高的大牛股,也就有苏宁这样屡创新低的大熊股,两家公司的投资人犹如“天堂与地狱”,从侧面印证了A股的极端走势和机构投资者的价值偏好。

以苏宁为例,作为深圳证券交易所(简称“深交所”)中的白马股,十年前也一度是机构抱团的股票。但物是人非,如今的苏宁早已被机构投资人所抛弃,自2020年7月创下12.95元的高点之后,股价就因为各种利空消息而几乎被腰斩,在进入2021年之后,这种惨烈的跌势依然不止。

作为中国最知名的民营企业之一,苏宁股价的漫漫熊途,非一日之过、一人之过,其过去十年的互联网零售转型之路,被现实证明没有带来预期中的效果,过于广种薄收的粗放式投资风格,使得公司在疫情的冲击下迅速陷入到困境之中。

为了自救,苏宁的管理层也一再采取行动,包括回购公司股票、展开新一轮的员工持股计划,公司创始人张近东也一再喊话,要求“聚焦”和“创效”两个基调,强调业绩和利润优先,显然是希望给员工打气、给投资人以信心。

上图是1994年,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中)在位于南京市的苏宁电器门店推销电器;下图为2019年1月15日,张近东在苏宁极智2019活动中介绍苏宁集团现在所涉及的部分产业。 (新华社)

但是,长期准国企化的管理风格,未来三年上千亿债务的泰山压顶,投资人当下的信心缺失,让创业三十一年的这家中国零售巨头,未来的复苏之路依然充满挑战。

股权激励引来深交所关注

对于跌跌不休的股价,苏宁想出来的办法是回购股份和股权激励。

2021年1月29日晚,苏宁发布公告称计划使用自有资金回购公司股份,回购总金额不低于人民币5亿元(含)且不超过人民币10亿元(含),本次回购股份计划用于员工持股计划或者股权激励,以求提振内外部信心。

值得一提的是,在前几年苏宁易购也曾多次大手笔回购股份。2018年至今已累计回购股份金额近30亿元,回购的成本价也远高于目前的股价。

根据深交所披露的信息,2019年1月31日至2019年8月12日期间,苏宁回购股份的价格为9.94元/股至14.60元/股;而在2019 年11月4日至2020年8月6日期间,苏宁回购股份的价格为8.26元/股至11.15元/股。

有意思的是,对于这些高于目前市场价回购的股票,成为苏宁新一期股权激励计划的主要来源,且认购价格只需1元/股,这也引来了深交所的关注函。

1月30日,苏宁披露《第四期员工持股计划(草案)》(以下简称“草案”),员工持股计划的股份来源为公司回购专户已回购的股份,受让价格为1元/股,合计不超过185,488,452股,占目前苏宁总股本的1.99%。

以目前6.7元的苏宁股价来计算,此次员工持股计划的成本超过10亿元。

2月2日,深交所下发《关于对苏宁易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关注函》。深交所要求苏宁易购说明:员工持股计划受让价格远低于市价和回购价格是否符合“参与人盈亏自负,风险自担”的基本原则,是否有利于上市公司持续发展,是否损害了上市公司及股东利益。

此外,深交所要求苏宁说明:业绩考核指标的合理性,能否达到激励效果,是否存在变相向激励对象输送利益的情形。

2月6日,苏宁也一一回复了深交所关注的问题,针对最核心的受让价格,苏宁表示:公司董事会进行了充分论证,并召开职工代表大会,充分听取职工意见。经公司董事会与职工协商一致,本次员工持股计划受让价格最终确定为1元/股。

苏宁还表示,公司于2016年实施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认购价格15.17元/股,于2018年实施第三期员工持股计划,认购价格6.84元/股,由于受行业变化和市场价格波动的影响,激励效果不佳,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被激励对象的积极性。

此外,此次员工持股计划分三次进行解锁,以2020年为基准的考核指标为:2021年、2022年、2023年营业收入增长率分别不低于20%、45%和70%,且经调整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0亿元(含)至-5亿元、10亿元(含)至15亿元、不低于30亿元(含)。

显然,采用1元/股的股权激励计划,对于苏宁和张近东来说,不只是安定军心,更有一种破釜沉舟的味道,尤其是将利润增长白纸黑字地写出来,说明苏宁自身也明白问题所在和外界的关注点。

财报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0年,苏宁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0.23亿元、2.20亿元、-44.82 亿元、-42.93 亿元至-37.93 亿元(预计),对于一家年收入超过两千亿的公司来说,这样的利润表现确实让投资人非常不满。

但是,从目前中国零售业的市场竞争情况来看,缺乏线上流量优势的苏宁,仅仅依靠线下门店和打折优惠活动就想突围,恐怕也是天方夜谭,这也是深交所为何要发关注函的原因。

真正病根早已种下

事实上,苏宁走到今天,其盲目扩张,盈利无法同步实现是其目前最为突出的特征。

苏宁的在新零售时代的破局之路并非没有代价,接连扩张及并购,导致财务数据长期承压。整体来看苏宁多线出击,且每一线均有重要项目需持续投入,这导致近年来相关财报的扣非净利润和经营性现金流等财务数据已开始示警。

2019年收购家乐福中国业务成为压垮苏宁资金链的最后一根稻草。(视觉中国)

2019年收购家乐福中国业务成为压垮苏宁资金链的最后一根稻草。(视觉中国)

零售云店、苏宁小店等新业态建设投入大,家乐福等并购前期投入以及后期整合也需要时间和成本。小店、家乐福等业态经营的是苏宁先前并不熟悉的生鲜与日百产品,与公司原本管理、供应链等系统的融合也将产生一定试错成本,但是资本市场和投资人并没有那么久的耐心。

从财报看,2017年后苏宁的业绩也曾经有过高光时刻,投资者也因此有过短暂欢呼,但究其主因,这些利润是分三次出售了2015年通过换股得来的2,600多万阿里巴巴美股股票,以及2019年转让苏宁小店和苏宁金服业务获得的投资收益。

扣除投资收益之后,2014年后苏宁的扣非净利润长期为负,经营性现金流也自2017年后由正转负,表明各个新项目均离成熟期较远,短期内仍需持续投入,主要萎靡不振需要靠卖资产来输血,零售业的外部环境又面临着消费整体增速下滑、竞争尤其激烈的局面,2020年受到突发性疫情的影响,在电商领域更是被2015年才成立的拼多多远远甩到后头。

截至 2018 年的数据显示,阿里系电商平台占据 58%的线上份额,京东占 16%,拼多多占 5%,苏宁仅占 2%。从移动端活跃用户数看,苏宁 2019 年前三季度平均月度活跃用户数仅约 5,000 万,不足淘宝的十分之一,也低于拼多多、京东、唯品会等平台。

显然,苏宁今天的败局至少在三年前就已经种下。

事实上,互联网领域的技术变革和商业模式更迭都是极其迅速的。在某一具体领域一旦产生领先的真正头部企业,它就成为了后来者难以逾越的山峰。从某种意义上苏宁线上规模劣势一直存在,用户的忠诚度、活跃度与黏性等指标也很有水分,貌似排名靠前,但实际上和真正的第一梯队有着质的差距。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对于希望用激进的股权激励计划来重整旗鼓的苏宁来说,如何真正去复盘过去几年的多元化投资,重新发现自身在零售主业中的比较优势,恐怕比讲一个“云店分拆上市”的故事更重要的事情吧。

而且,对于长期习惯于国企管理风格、自说自话自我陶醉风气的苏宁来说,在这个春天除了祭出股权激励计划之外,如何用雷霆手段来提升内部管理效率,重建用户优先、效益第一的企业文化,强化跟机构投资者的有效沟通能力,也是苏宁管理层亟待解决的问题。

1990年从南京出发的张近东,用一己之力构建了中国零售业的苏宁模式,从家电小店变成了覆盖全中国的商业帝国,未来的苏宁如何真正回归到零售业这个根基,张近东需要更多的行动,投资人也正拭目以待。

本文所有权归商知道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商知道 » 零售巨头苏宁股价跌跌不休 复苏之路挑战重重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