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邦富的日本管窺(323)留日学生创办的宅急送败走中国快递市场

前几天,一则有关快递公司服务质量的新闻引起了我的注意。

新闻题名为《物流行业加速洗牌,知名快递巨头“堕落”,投诉率全国第一》,文中说:“电商行业的兴起以及工业自动化程度的提升,导致物流行业加速洗牌,不少以技术为本深耕电商领域的快递公司一跃成为行业龙头。而在行业洗牌的同时,也有不少知名快递巨头‘堕落’,例如宅急送。”

据中国国家邮政局公布的主要快递企业申诉情况统计表显示,宅急送高达22.26%的投诉率排行全国第一,投递服务和延误这两类问题居多。不仅投诉率居高不下,目前宅急送也已经离消费者的日常生活越来越远。

可恰恰是这家快递公司开了中国快递事业的先河,后来还一度成了中国国内物流行业的龙头企业。

宅急送成立于1994年,创建之初,公司名为“北京双臣快运有限公司”,包括创始人陈平在内,这家公司当初只有7个人,三部车以及一间26平米的办公室。

就是因为“宅急送”、“北京双臣快运”及陈平这几个关键词,使我关注了这则新闻。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来到日本定居后,首先为深深地渗透进日常生活的日本快递业的方便和发达而大为吃惊。当时,在中国时,只知道寄小件物品去邮局,寄大件物品找铁路。所以,看到挂着“宅急便”“佐川急便”等标志的快递业店铺密布日本大街小巷时,受到近乎冲击般的震撼。那个时代还没有诞生“快递”这个词,我们很自然地把所有的快递公司都统称为“宅急便”。作为一位日语教师和翻译工作者,我也为“宅急便”这个新词的译词而大伤脑筋。

那个时期来到日本的很多中国留学生和我一样,也都受到了日本“宅急便”带来的意识冲击。陈平就是其中一位。只不过我记得他在佐川急便打工,在受到了日本的快递服务带来的意识冲击之后,萌发了想把这种服务模式带回中国的念头。1994年,北京双臣快运有限公司就是这样问世的。公司名称里的“快运”2字就透露了当年我们为翻译“宅急便”“急便”这些词的苦恼。此后,公司名称又变为“宅急送快递”的行为,我估计同样反映了公司创始人思路的彷徨和对日本快递模式的依恋。

对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中国商界对陈平给予了足够的敬意。人们认为是他改变了中国人要到邮局取包裹的历史,称他为“中国快递之父”,认为他在中国国内的小件快运市场引发了一场变革。按理民营快递公司在网点设置、人力投入和资金实力方面都不占优势,但陈平创造了宅急送持续成长的奇迹。

据报道,宅急送曾经有过风光无限的辉煌。2002年时,宅急送就成功在北京、上海和广州三大城市建起了物流基地,同时还建成了辐射中国各地的物流班车和运输网络,坐拥超2万名的员工和遍布全国的数十家分公司,还在财经杂志《福布斯》“中国潜力100排行榜”中拿下了第七名。

然而,宅急送的辉煌只持续到2008年,资金链的危机及与另一个负责人的发展理念的冲突,陈平退出了宅急送。当其他民营快递企业借助电商红利强势崛起后,宅急送的订单量和市场份额瞬间被分食。

2015年,陈平重回宅急送,以图挽回败局。但此时国内物流行业大浪淘沙格局已定,当年曾经在国内快递领域占据60%市场、甚至还差点收购顺丰的快递巨头宅急送已经无法撼动顺丰等如云强手了,只能被挤到行业边缘在夹缝中求生。品牌口碑变差,投诉率居高也就是意料之中的结果了。

反观顺丰发展迅速,成了中国国内除美联快递、联合包裹服务等物流巨头及中国邮政旗下的中国邮政速递物流之外最大的一家物流快递公司,经营范围跨出中国大陆范围,已覆盖香港、澳门、台湾等地区以及美国、欧盟、俄罗斯、加拿大、日本、韩国、东盟、印度、巴西、墨西哥、智利、刚果(金)、乌干达、马里等62个国家,国际小包业务则覆盖了全球225个国家╱地区。2019年报称,截至报告期末,公司拥有各种用工模式收派员32万人。

顺丰还成立了由货机组成的航空公司,2020年4月16日,一架注册号为B-20E9的B757-200型全货机从成都飞抵深圳宝安国际机场,正式入列顺丰航空机队。由此,顺丰航空在运营的货机总数增长至59架。

在为顺丰的快速发展而欣喜的同时,也不禁为创始人具有留学日本经历的宅急送的悲凉败退而深感遗憾。


上海出生。曾下乡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上海外国语大学日语专业毕业后,曾在该校任教。1985年留学日本,在日本读完硕士、博士课程。现在是旅居日本的华人作家、评论家。莫邦富 简历

本文所有权归商知道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商知道 » 莫邦富的日本管窺(323)留日学生创办的宅急送败走中国快递市场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