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的世界基础货币寿命将至?

“是时候放弃美元主导权了”,7月下旬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在网站上发表了这样的评论。该协会明确判断称,美元独大造成美国经常项目赤字扩大,给美国的贸易竞争力和就业带来压力,更导致了收入差距和社会分化被拉大的结果。美国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也于7月指出“深刻忧虑美元作为世界轴心货币的寿命”

A picture illustration shows U.S. 100 dollar bank note and its reflection taken in Tokyo August 2, 2011. The dollar spiked higher against the yen on August 4, 2011 as Japanese authorities intervened to stem the yen’s strength. Picture taken August 2, 2011. REUTERS/Yuriko Nakao(JAPAN – Tags: BUSINESS) – GM1E7840T2Z01
美元纸币(资料,REUTERS)

 

美元在1944年通过布雷顿森林会议坐上了世界轴心货币的宝座,如今已过去75年有余。目前,美元约占各国外汇储备余额的6成、占国际结算的4成,至今仍具有压倒性的支配力。然而,坚如磐石的美元的根基正渐渐露出破绽。

美元价值或见底

7月以后,抛售美元的动向加快。9月1日,代表综合性货币强弱的美国洲际交易所(ICE)的美元指数降至91.5至91.9之间,创出约2年零4个月来的新低。日本瑞穗银行国际外汇交易团队的小林健一郎指出“货币宽松在导致美元价值下降”。

“在经济充分扩张、接近目标之前,将继续实施极为宽松的政策”,9月16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RB,简称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出席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会议之后的记者会上明确表示将长期维持货币宽松政策。美联储将物价目标调整为“在一段时间里达到平均2%的涨幅”,为应对新冠疫情而恢复的零利率政策在一段时间内持续的可能性增大。

零利率政策长期化、经济恶化、财政赤字扩大——在“强大的美国”发生动摇的背景下,资金正在从美元向其他资产转移。7月,以美元计价的黄金价格刷新了9年来的最高纪录。日本百达资产管理(Pictet Asset Management)社长萩野琢英认为,这“显示出美元的货币价值已见底”。

不过,几乎没有人认为很快会有其他货币代替美元成为世界的轴心货币。“目前还没有能够代替美元的货币”,被称为“日元先生”的前日本财务省官员榊原英资直言不讳。另一方面,加速脱离美元的征兆也已经显现,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数字货币竞争号角吹响

在中美摩擦激化的背景下,美国特朗普政府7月通过了《香港自治法案》,暗示会对中国金融机构的美元融资进行限制。美国2018年对国际银行同业间的国际合作组织“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施压,切断了伊朗金融机构与SWIFT系统的连接。中国成为“下一个目标”的可能性难以否定。

渣打银行香港地区首席经济学家丁爽表示,“由于中美对立,对中国政府来说,人民币国际化势在必行”。中国已经为摆脱SWIFT依赖展开布局。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2015年投入运行,到今年8月,使用该系统的全球金融机构已超过1000家。

各国正在研究的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实用化也隐藏着加速脱离美元的可能性。中国将在主要城市进行“数字人民币”实证实验,争取最早于2022年投入实用。欧洲也加快了“数字欧元”的研究步伐。

著有《货币论》一书的日本国际基督教大学的岩井克人预测称,“下一个轴心货币是世界通用数字货币”。这意味着经济学家凯恩斯曾经倡导的“超主权国际货币”(Bancor)的数字版将问世。

如果世界轴心货币发生改变,世界金融市场也会随之变化。以新冠疫情为契机,世界已经开始摸索“后美元”时代的未来。

本文所有权归商知道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商知道 » 美元的世界基础货币寿命将至?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订阅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